健康有道,一个不“人云亦云”的网站!
健康有道网>休闲>学识学问>文章正文

只爱偏执狂

衣服散乱地扔在床上,床单可能一个月也未必能换一次,办公桌上有笔袋有姜糖还有太难吃而被嫌弃的半袋碧根果。随便啦,又怎样。可是冰箱里一定要有酸奶,杯子里一定要放细细的长柄勺,喝水一定只喝滚烫。有的时候觉得如果我不是执念地讨厌烟酒,现在手上夹一支细长女士烟,面前放一杯威士忌,整个画面应该会有感觉很多。浪费了好情调,哈哈,我干笑两声。我是阿执。偏执狂的执。只爱偏执狂(三联阅读配图)(一)阿执阿执,如果有下辈子,你想做什么?我想做一个酸奶桶,每天就抱着酸奶溺死在里面。认真回忆起来,我这偏执狂的毛病从小就可见一斑。小学的时候同桌是脾气坏的男生,若是手肘不小心过了“三八线”,立马就是一拳过来。时间久了,背上甚至会有乌青块。洗澡的时候被妈妈发现,问是怎么回事,一口咬定说是自己不小心撞的。对“正确”和“错误”有着非常固执的原则,如果坚持认为是对的事情是绝对不肯认错的,爸爸瞪大了眼睛气的喘粗气,舅舅舅妈什么的在旁边小声劝,也是不会说那一句“下次再也不了”的。只是默默地把手伸出去,打便打了。有时打的吃痛了,眼泪就不自觉的往下流,也是一丝声音也无的。爸爸一扔尺子,难得的声嘶力竭:“哭就哭出声来!别一副委屈样!”我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,直直地看着爸爸,毫不躲避,泪水兀自不觉地淌着。唉….我是刘胡兰转世来的。(二)阿执阿执,如果有下辈子,你想做什么?我想做一只蜉蝣,朝生暮死,最灿烂最自由。十六岁的时候,我遇见了龙儿。“龙”本来是个很男性化的名字,可是龙儿却长成一副胖嘟嘟的憨厚样,而且非常爱脸红。我坐在他前桌,转头看着他莫名红着的脸,嘴坏地说道:“哇,你这简直比我这个女孩子都要娇羞许多哇,以后叫你龙儿好了~和你气质才合衬嘛~”不知是不是小时候憋坏了,高中的我,性格完全走向了另一种极端。大喇喇,爱损人,喜欢欺负以龙儿为首的弱势群体。每天不顾他微弱的抗议欢快地叫他“龙儿龙儿”,若是看到杂志上穿着白色衣服的姑娘就会点给他看说“你穿这个衣服会不会比较有神雕侠侣的气质哦?”。心情不好就把他的本子拽过来撕,先是拦腰斩断,然后对开再对开,撕到好端端一本练习本变成大小不一的碎片才肯罢休。龙儿总是好脾气地把碎片收起来,从桌肚里掏出一本新的端端正正放在桌上,偶尔会轻轻地建议我说“其实你也可以撕草稿本的”。龙儿就像一张大大的海绵蹦床,我卯足了劲在上面乱踹乱跳甚至拳打脚踢,折腾地累了,就席地而眠。就算我做了再怎么过分的事,龙儿一定可以原谅我。就算我怎么欺负龙儿,他也一定会对我好。肆无忌惮又莫名笃定的我。龙儿总是一直那样微微笑地看着我,哄着我。我也习惯了总是从一转头把玩着他的文具,然后以“龙儿你知道吗,我昨天看到一个……,超有意思的!”来开始我的每一天。可是这一天,他却格外沉默,甚至有些心事重重。龙儿龙儿,你怎么不开心啊?他突然腾地站起身,欺身到我面前,可以看见清晰的毛细血管。我有一点吓到,龙儿你怎么了龙儿,你怎么脸红成这样子?他憋了半天,吐出一个词,“过儿”。啥?“你做过儿好不好……”哈哈,我笑得几乎撒手人寰,搞半天这闷小子是要我做他女朋友啊。“只准我欺负你,不准你欺负我,如果我欺负别人,你就要帮我欺负别人,……”“好。”那时候的我,还没有看过河东狮吼,没有看过一脸娇俏的张柏芝最后孤身一人喝下玉兔精的毒药。即便我看过,我也相信,龙儿不会如此待我。“那么,我就做你的过儿。”我笑得眉眼弯弯。和龙儿在一起的四年,无比逍遥。我的神雕侠侣里,龙儿不会离我而去,过儿也不会招惹一打的多情小姑娘,也没有黄蓉之类的长辈出来指手画脚。单车,冰淇淋,图书馆,头靠头喝一杯饮料,标标准准的校园爱情。直到大学毕业那一天。他说:“过儿,嫁给我。”我陡然受惊,龙儿,我不愿意。我不愿意过那相夫教子的生活,我不愿意成为一个平凡的女人。我可以看见一年后的龙儿,穿的衣服并不名贵但还算是清爽,会有可爱的啤酒肚,每天总会准时下班,多半是他围着围裙在厨房里转来转去,然后身旁是娇俏可人的妻子在准备碗筷。其乐融融,夫唱妇随。但在这样一个画面里,我看不到我自己。我要自由。我爱你,可是有时候爱也没有用。我答应过你做你的过儿,但我答应过自己要做自己的阿执。(三)阿执,如果有下辈子,你想做什么?我想做一座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雨打,只为等待那一个人。和龙儿分手后的一段时间,我都不大敢尝试恋爱。我怕了不小心踏入的一段情,我怕了天长地久,我怕那契约,我怕那承诺。直到遇见阿葳。阿葳说,他第一眼见我,觉得是个傻姑娘,后来才觉得其实灵气逼人。阿葳说,我们一起去气味图书馆吧。于是从犄角旮旯变出两辆自行车,两个人叮呤哐啷折腾到目的地,嗅着一团棉花说“哇哇,这是巧克力的味道吗?腻死了!”阿葳说,我们拍一部短片吧!翻拍《重庆森林》好了,我看你可以演林青霞啊~我皱起眉,不要不要,我觉得王菲比较可爱。阿葳说,什么黑与白之间还有漫长的黑啊都是鬼扯,我看这世界本来就非黑即白,非对即错。你不喜欢我的原则,那就不要与我相处好了。阿葳说,你叫阿执是吗?哈哈,是因为你是个固执的小姑娘才叫阿执吗?那我岂不是应该改名叫超阿执。阿葳说,我就喜欢你的固执啊,多好~我们两个偏执狂可以手牵手一起到街上散步,像两只龙虾一样把钳子卡在一起。阿葳说,我最大的执念?我要这世界因为我而变得更好咯。哈哈哈哈。阿葳阿葳阿葳阿葳阿葳。U don’t step in love, u fall in love, how could u expect to be rational when u r head over heels?于是我就这样七手八脚地掉入了爱情。我们一起去拯救世界好不好。然后阿葳就去拯救世界了。拯救世界是件很难的事情,它需要花很多很多的时间,去很多很多的城市,见很多很多的人。电话里的阿葳听起来雄心勃勃,你知道吗,我第一次觉得人生这么有意义,我一会还要和老板讨论×××的问题,先不说了,我挂了哈!喂……可是,明天是我生日啊。。。你不回来了吗?嘟嘟嘟嘟嘟。阿葳,我不想再跟留言信箱说话了,她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,而且那个女人一点都不亲切。阿葳,我觉得我的身体里面住着一个老灵魂,她每天游荡啊游荡,遇见每个人都纠住他说“我不快乐啊我不快乐啊”。阿葳,我觉得人生没有意义哎,工作顺利又怎样呢?老板赏识又怎样呢?顺利升迁又怎样呢?我找不到我的目标了。“喂?阿葳?你终于空一些了吗?”“阿执哦,我看到你短信了,乐观一点可以吗?”“我不行……我做不到……”“你都没有试过,你怎么知道呢?不要总这么消极”“我肯定不行……”“你去尝试些新的东西啊,认识些新的朋友啊~”“我不想去……我不快乐……”“你怎么这么固执呢!总是翻来覆去地强调你快乐会改变什么吗?”嘟嘟嘟嘟嘟。这次是我挂断的电话。你不再喜欢我的固执了吗。不是说一起去拯救世界的吗,那为什么没有带上我呢。阿葳,我们分手吧。(四)和阿葳分手的第一个星期,我每天在外玩到十二点之后回家,喝掉一大缸酸奶,第二天昏头转向地去上班。第二,看完了1TB硬盘里,所有下载的说好要一起看完的英剧美剧和电影。第三个星期,黑眼圈,我给龙儿发了三年来的第一条短信。龙儿,是我,我是阿执,你现在单身吗?是,怎么了?你在哪?***。我看着手机屏幕笑出声,龙儿还是龙儿,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还是会发一个详细到几楼几室的地址给我。龙儿,我去找你吧。好。熟稔地一如从未分过手一样,逛街,唱歌,吃饭。无赖地刷龙儿的信用卡,然后把吃不完的菜推到他面前。龙儿从不拒绝我。龙儿要为我订酒店房间,我咯咯笑着拒绝了,“干嘛呢,钱多的花不掉啦,我住你那不就行嘛~”什么都没有带就直接冲了过来,穿龙儿的T恤衫,雕牌肥皂的味道。是龙儿的味道,干净的温暖。他看着我,眼神恍惚了一下,“过儿,发生了什么?”我吻住他。不要问我,不要问我。他抱住我,亲吻我的脖子,喃喃地念着“过儿,过儿”。第二天一早一定是要提前走的,龙儿温暖的睡颜我却并不再贪恋一眼,只留下一张字条。龙儿,我走了。阿执。没有说出口的话,我相信龙儿一定懂的,我是阿执,我不再是过儿了。(五)阿葳,我走了。我前一阵看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我就特别能理解三毛。如果我是她,荷西走了,我也会跟着走的。而现在,我的阿葳也走了,所以我是要跟他一起走的。从我小的时候开始,家里人就说我是人如其名的。我一直努力地去追求最纯粹的东西,我追求纯粹的自由,所以我离开了龙儿。我追求纯粹的爱情,所以我离开了你。我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去居家,也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去忍耐。有一阵子,我觉得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另一个偏执狂。看搏击俱乐部的时候,我看到男主和tyler混身是血地从地下俱乐部走出来。Everyone feels it, but tyler and I give it a name.我想大概每个人都是偏执狂的,只不过我们两个人不愿意去遮掩罢了。可是最后,男主和tyler原来是一个人。可是最后,偏执狂原来是我一个人。阿葳,我觉得很孤单。所以不要为我感到难过,生之于我并不值得留恋,死之于我并不值得感伤。我只是换了一种形态,去看看另一个世界里有没有我要找的纯粹。或许,我会穿越去另一个偏执狂的世界也不一定呢。祝福我吧~PS:尽量瞒住龙儿我的死讯吧,我亏欠他的。(尾声)龙儿结婚了,妻子眉眼间尽是温柔贤淑。他偶尔会恍惚地想起阿执,穿大大的T恤,笑靥如花。阿执现在,大概在某个地方追寻自己的梦想吧?阿葳成为了一个专业的咨询师,有一个小小的箱子,看up in the air的时候深有同感。某一次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,后排的年轻小情侣叽叽喳喳地在讨论老友记:“唉你知道吗,phoebe说这世界上最长情的动物其实是龙虾哎,你可以想像嘛,两只龙虾蚶在一起在街上散步,超搞笑的哎!”三十而立的他突然痛哭失声。你好吗?我很好。仅以此文,献给所有偏执狂的你们。

今日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