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有道,一个不“人云亦云”的网站!
健康有道网>休闲>学识学问>文章正文

霜降

不知不觉地,已是入秋的最后一个节气了。早上起来时走出阳台,没有熟悉的阳光,是阴天。忧郁,压抑,低落,如潮水般一整天都在扑向我,欲要湮没我。我有些喘不过气,不能言语,常含泪水,时刻准备倾盆而出。 是快要进入萧瑟的冬天了吗?在这秋冬交替的日子,生长已经停止,收获的季节已经结束了。想起梁琦和我说过,十一月的南雄就是一篇金色的童话,深秋的银杏叶涂上了一层灿然的金黄,秋风起,漫步寺院的墙下。这秋日有着无限的怅然与远意。好久没有见过梁琦了,很想去南雄看银杏叶, 不知不觉地,已是入秋的最后一个节气了。早上起来时走出阳台,没有熟悉的阳光,是阴天。忧郁,压抑,低落,如潮水般一整天都在扑向我,欲要湮没我。我有些喘不过气,不能言语,常含泪水,时刻准备倾盆而出。 不知不觉地,已是入秋的最后一个节气了。早上起来时走出阳台,没有熟悉的阳光,是阴天。忧郁,压抑,低落,如潮水般一整天都在扑向我,欲要湮没我。我有些喘不过气,不能言语,常含泪水,时刻准备倾盆而出。是快要进入萧瑟的冬天了吗?在这秋冬交替的日子,生长已经停止,收获的季节已经结束了。想起梁琦和我说过,十一月的南雄就是一篇金色的童话,深秋的银杏叶涂上了一层灿然的金黄,秋风起,漫步寺院的墙下。这秋日有着无限的怅然与远意。好久没有见过梁琦了,很想去南雄看银杏叶, 不知不觉地,已是入秋的最后一个节气了。早上起来时走出阳台,没有熟悉的阳光,是阴天。忧郁,压抑,低落,如潮水般一整天都在扑向我,欲要湮没我。我有些喘不过气,不能言语,常含泪水,时刻准备倾盆而出。是快要进入萧瑟的冬天了吗?在这秋冬交替的日子,生长已经停止,收获的季节已经结束了。想起梁琦和我说过,十一月的南雄就是一篇金色的童话,深秋的银杏叶涂上了一层灿然的金黄,秋风起,漫步寺院的墙下。这秋日有着无限的怅然与远意。好久没有见过梁琦了,很想去南雄看银杏叶,很想去看她。想想入秋已经很久了。只是我一直都有着夏天刚走的错觉,似乎还没有一个热情似火的夏季,还没有燃烧尽透,便要沉淀下来了。我仿佛就静默地站在无垠的的海边,落日归隐,晚霞渐褪,凉意阵阵。我的思绪漂浮到不知名的远方,任由着这潮汐涌上岸边,一浪一浪,一拍一拍,淹没我的脚丫,灌进我的裤腿,直到打湿我的眼眶,我的心房。我已经毫无抵抗,无所谓悲欢,无所谓昼夜,只任由着往事如潮汐般拍打我包围我骚扰我。这个秋天于我而言,缺少了很多以往的快乐。某些时刻,令我感到心灰意冷,绝望无助。这样的时刻出现得越来越频繁。近来入睡便入梦,把生活的事情添枝加叶地回放一遍,甚至把真实的事件恶性衍化,醒来时常常怀疑梦的真实性,我已经有了恐惧,事事都是得到令人心灰的结果。但愿今夜不再入梦,晚安。很想去看她。想想入秋已经很久了。只是我一直都有着夏天刚走的错觉,似乎还没有一个热情似火的夏季,还没有燃烧尽透,便要沉淀下来了。我仿佛就静默地站在无垠的的海边,落日归隐,晚霞渐褪,凉意阵阵。我的思绪漂浮到不知名的远方,任由着这潮汐涌上岸边,一浪一浪,一拍一拍,淹没我的脚丫,灌进我的裤腿,直到打湿我的眼眶,我的心房。我已经毫无抵抗,无所谓悲欢,无所谓昼夜,只任由着往事如潮汐般拍打我包围我骚扰我。这个秋天于我而言,缺少了很多以往的快乐。某些时刻,令我感到心灰意冷,绝望无助。这样的时刻出现得越来越频繁。近来入睡便入梦,把生活的事情添枝加叶地回放一遍,甚至把真实的事件恶性衍化,醒来时常常怀疑梦的真实性,我已经有了恐惧,事事都是得到令人心灰的结果。但愿今夜不再入梦,晚安。

今日看点